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神算子彩图 > 伯班克 > 正文

蒂姆波顿聊小飞象:原版政治不正确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5-17

  自3月29日在全球公映后,蒂姆·波顿的新迪士尼真人电影《小飞象》,在全球揽收了3.4亿美元的票房。这对于一部成本1.7亿美元(数据来自IMDb)的影片来说,这样的成绩,显然是让人不够满意的。

  离开票房成绩看的话,能比蒂姆·波顿更能体现“作者导演”这个头衔的美国人,可能找不出几个,他对于哥特、古怪、嬉闹式视觉特点的使用堪称豪赌,而这种另类则是深深植根于波顿生涯的19部长片作品中。

  最近在洛杉矶,时光网有幸与波顿聊了聊他的上一部作品《小飞象》、他对于边缘人题材的兴趣由来,以及更多。这个谈话要多古怪有多古怪,而这要归功于波顿为大银幕带来的独特视角。

  蒂姆·波顿:这个嘛,这可是《小飞象》啊,这才是重点。这是个不合群的家伙,大家都嘲笑它,而它却将这个劣势转变成了美好。这个主题很简明,艺术表达和情感层面上也都不太复杂。这也是为什么所有角色好像都有平行故事——他们都是试图在这个世界和自己的家庭中寻找自己位置的人,不管是以怎样的方式。

  中心问题就是你是谁,以及你在想什么——至少我每天都在这么做。这个问题放在单纯、美好的小飞象上,它将不可能变为可能。一只会飞的小象,这代表着太多情感了。

  波顿:不喜欢,虽然我熬过来了,但是我不确定现在的我还能不能行。在伯班克(加州)上学的时候,我过得还可以。有些孩子喜欢学校,有些不喜欢,但大家都得上学。我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学生。我花了更多时间试图逃避作业,还找到了许多不上课的方法。但我还是像大多数孩子一样,我想我很普通。

  Mtime:当动画原版《小飞象》上映那会儿,那部电影让华特·迪士尼公司重振旗鼓,因为《幻想曲》并没有他们预想的表现好。但那一版动画好像只有68分钟长。

  Mtime:所以当你试图扩充故事,并让它看起来更可信时,你受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因为坐在那里用2D格式看一头飞象是一回事,但你却为这个故事布上了崭新的背景。

  波顿:是的,这是一个挑战,同时也是好处。但我觉得,让我对制作《小飞象》充满信心的是,这部电影与其他(迪士尼的动画电影)不同,你不可能照原样再拍一次——虽然大家都在说那是部好电影,但里面确实有许多如今看来政治不正确的东西需要回避。但重点是,这是个独立的故事,所以我们显然需要做出点不同。

  我只是挑出了些我所喜爱的迪士尼电影精华,那就是作为一个孩子,去了解失去和死亡,同时学会享受和沉思。这就是我从迪士尼电影中学到的,所以我的目标就是,不单纯翻拍,而是展现原版中我所喜爱的部分,然后换个方法拍。能与像爱娃(格林)、迈克尔(基顿)和丹尼(德维托)这样的演员合作是我的幸运。这就像一个奇怪的小家庭,这对于故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Mtime:关于制作飞象这方面,有什么挑战呢?在你的职业生涯中,已经用到了非常多的特效和CGI,但这次有什么特殊之处吗?

  波顿:当然,即使是动画,我们依旧需要一些重力的东西。所以从头到尾我们都在搞这个,因为那看起来是根细线,实则是头象,我们必须想办法让它看起来有那么重,这样才能尽量显得真实。这是个有趣的挑战。

  Mtime:你的很多影片都关注那些与大众格格不入的人物,或是那些不随波逐流的人,他们都在找寻着家庭的替代品。

  波顿:是的,不去做这些,我实在忍不住。一旦你开始做了,你就会一直关注那个方面。我不会去拍一部关于马背英雄的片子,因为我压根不知道那感受如何(笑)。

  Mtime:也许我是错的,但听一位著名电影人(我觉得应该是比利·怀尔德)说,一位导演会一直反复地拍同一种东西,换句话说,一位导演的每部电影都差不多,这是无法避免的。你觉得这是事实吗?

  波顿:嗯,这么说吧,我觉得这不对。你可以得出那样的结论,因为一些导演虽然在拍不同的电影,但确实那些作品看起来有相似之处,像是主题或是画面剪辑什么的。一个人就是他自己,以及他们所知道和感受事物光镜的结合产物。

  我也不例外,因为我早年并不是个电影人,只是做动画的。所以几乎所有我做出的东西都更像我自己,即使那看起来是部大公司制作。是的,我能看到一些特定的东西反复出现在我的作品中,那是因为,很不幸,我一直在想那些东西。

  波顿:这个嘛,每部电影都是不同的。我想这部电影的不同之处,在于那稍微不一样的观点和视角。它用了一种不同的方式讲一个家庭的故事,讲述了组建家庭的不同方式,而不仅是那种传统的方式——一个家庭能存在的方式太多了。这再次探索了不同家庭羁绊间的不同,这非常美好。一个小飞象的意象可以代表许多含义,并帮助电影踏足不同的主题。

  Mtime:好吧,你是在华特·迪士尼工作室的后院成长起来的,迪士尼本人也对你非常好。但我实在没法忽略(《小飞象》中)那座巨大的游乐园,以及它吞并小人物和小公司的事。所以你有没有想借那座巨型游乐园来表达些什么?

  波顿:没有,我觉得《小飞象》的故事其实非常像我与迪士尼的经历,真的——一个奇怪的小角色进入了大场面,然后大家都很开心。(停顿)但是真的,这很好,非常美好。

  Mtime:小飞象让大家对奇特宠物以及驯养动物有了兴趣。你有没有训练过自己的宠物?

  波顿:我曾经有过一只宠物浣熊。现在你不能再养了,但那会儿真的很艰难。它就住在我的房间里,然后打开冰箱。养它太难了,那会儿我只有8、9岁,最多10岁。

  波顿:有的,叫邦妮,是从《雌雄大盗》(邦妮和克莱德)来的,因为它的脸就像戴了面具一样。它非常聪明(笑)。但是现在,你没法养浣熊当宠物了。我朋友之前养了只蜘蛛猿,那会儿你还能在漫画书背后找到买蜘蛛猿的方法!你真的能买到活的蜘蛛猿,所以我认识一个养那玩意儿的朋友。但我为什么说到这个了?(笑)

  Mtime:最后,2016年你曾在香港举办过一个展览,而你在中国和亚洲有非常多的粉丝。你近期有没有重返亚洲的计划?无论是办展览还是别的活动?

  波顿:我非常喜欢那次展出,那非常棒。办艺术展的一大好处就是我可以顺便周游世界。香港是个令人惊叹的地方,所以如果他们还想让我回去,我非常乐意。我觉得也是时候再做些新艺术展品了。

  我来告诉你们吧 原来政治不正确的地方在于 原版小飞象并没有回到自己生活的地方 ,新版的有 以前那个年代人们并没有意识到 马戏团 动物表演本身就是不对的 动物不应该用来取悦人类创造经济价值,现在国际舆论一般认为动物就应该呆在他们生息繁衍的地方

本文链接:http://gplmi.com/bobanke/698.html

相关推荐:

网友评论:

栏目分类

现金彩票 联系QQ:24498872301 邮箱:24498872301@qq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